快魚吃慢魚:浪潮服務器未來五年要爭全球第一的背后
發表時間 2018-04-28 08:58 來源 網絡

  2015年的時候,浪潮給自己提出一個五年規劃目標,希望浪潮服務器在2020年的時候做到中國第一、全球前三,然而經過這幾年的快速努力,很快在2017年就達成了這一目標。根據Gartner數據,2017年浪潮服務器出貨量上升至全球第三,成為全球主要的服務器方案供應商,而在過去的16個季度中,有10個季度浪潮增長全球最快。2018年4月26日的2018浪潮云數據中心合作伙伴(IPF)大會上,中國工程院院士、浪潮集團執行總裁王恩東宣布了新目標:五年實現浪潮服務器全球第一!

  總結過去三年浪潮服務器成為中國第一、全球前三的路徑,浪潮集團副總裁彭震說這是一個快魚吃慢魚的過程,而不是大魚吃小魚的邏輯。在過去三年,浪潮服務器主打互聯網和CSP云服務商市場,特別是全球市值TOP10 CSP有5家在大批量的采購浪潮服務器,北美地區的增長主要來自CSP采購,而在中國互聯網市場占有率則連續4年份額第一。正是因為綁定了主流互聯網和CSP大客戶,浪潮不僅進行了商業模式創新,而且還深度跟隨客戶需求而研發了相應的產品并培養了新的生產、制造、物流、研發等核心能力。

  今天,浪潮從TOP級互聯網公司和云服務商處獲得的能力,正向二三線互聯網公司和云服務商擴散,以及向數字化轉型中的傳統企業傳遞,這些正是浪潮服務器沖擊全球第一的基本邏輯:跑在前面的“快魚”不僅能吃到更多的“食物”,還能率先進化,成為“新物種”。接下來,就是從互聯網時代進入智慧計算的新時代,新時代浪潮里的“新物種”,將再次成為“快魚”。

  以快打慢、不在時機

  

  彭震提出來的“快魚吃慢魚”有一個前提,就是時機的判斷。什么時候踩加速的油門?怎么判斷是成為“快魚”的合適時機?很多企業就在這個時機的判斷上,猶豫不前。

  “當你知道了目標是什么,也知道未來一定要去到那里,那么對于早一點和晚一點的判斷:從經濟上來說,晚一點更經濟,但早一點更有利于達成目標。經濟對于戰略來講是可以用來犧牲的,所以明確了方向之后我們馬上就開始啟動,它不完全是經濟性的考量,更多的是戰略性的考量。”這是彭震在2018 IPF上談到將啟動歐洲生產線時的考慮,也基本代表了浪潮整體的戰略思維,“從某種角度來說,歐洲生產線在經濟效益上來說不見得劃算,但是既然要在歐洲實現長期業務突破,就必然啟動歐洲生產線建設,很快這個生產線就會運轉起來。”

  在過去幾年的IT增長來自互聯網,而浪潮在過去幾年的快速發展則得益于抓住了互聯網的機遇。然而浪潮不僅是從經濟性角度抓住互聯網機遇,更多從戰略角度抓住互聯網機遇:浪潮針對互聯網公司大規模數據中心用戶的JDM獲得了中國、北美等地區用戶的認可,這種模式基于雙方產業鏈的融合,為客戶提供從研發、生產、供貨到實施運維等全業務鏈條的定制化服務,能夠最大程度提高數據中心的靈活性,提高數據中心投資回報率。

  配合JDM模式的浪潮智能工廠已經在濟南投入使用,工廠建筑面積24000平方米,由2條柔性智能產線、1座智能立體倉庫、智能老化中心和8大嚴苛品控實驗室,以及一座智能現代化的物流中心組成。工廠實現了全生產流程信息化、生產控制智能化。智能工廠集成6大核心信息系統,每條智能柔性產線包括600+RFID、2000+傳感器、50個設備控制器和330套智能設備,實現工廠制造數據管理、計劃排程管理、生產調度管理、庫存管理、質量管理等的全流程自動化控制。智能工廠投入使用后,浪潮整機柜云服務器整體交付周期從15天縮短至3-7天,生產效率提高30%,產能提升4倍,客戶TCO降低31%。

  今天,JDM模式和浪潮智能工廠已經從互聯網客戶向CSP云服務商和其它大型數據中心擴散。浪潮云服務器的發展,就是受益于這種模式,如今浪潮云服務器已經拿到全球第一的成績。而JDM模式和浪潮智能工廠以及相關的生產、制造、物流、服務等一系列能力,總結下來就是“敏捷生產力”。“互聯網最大的挑戰是源于全新的敏捷節奏。浪潮的發展是基于快速敏捷的反應,技術上敏捷、產品開發上敏捷、流程上敏捷、供應鏈敏捷、部署上敏捷、服務上敏捷等等,通過敏捷進一步構建全新的生產力。”彭震表示。

  “如果我們就像過去一樣做一個產品要一個季度、甚至要一年,這樣就會慢慢被時代拋棄。在新的要求里,浪潮會踏上新的征程,在這個征程就是圍繞著未來的智慧計算進行創新。”

  擴散創新能力

  (上圖為浪潮集團副總裁彭震)

  在IPF 2018上,浪潮發布了AI全新品牌TensorServer以及一系列的AI新品:與科大訊飛聯合發布專為語音AI設計的“AI Booster”計算系統、首款面向AI云設計的彈性GPU服務器NF5468M5。 浪潮還啟動了T計劃,從創新、伙伴和人才三層入手,構建AI計算新生態。

  其中,浪潮AI品牌TensorServer中Tensor代表張量、為AI的基本元素,Server代表計算力、為AI基礎架構,浪潮AI品牌口號為"計算點亮AI"。TensorServer品牌意在整合并強調浪潮在人工智能領域的基礎架構能力,通過TensorServer提供的一系列AI計算力的核心價值與能力,為企業在人工智能時代的發展提供基礎架構力支撐、釋放人工智能價值。TensorServer可交付具備強自適應、高效加速、靈活拓展的AI基礎架構,涵蓋平臺、管理、框架及應用四個層次,通過AI產品研發生產不斷創新升級、AI軟件高效快速實現、AI框架持續優化以及AI應用加速等全棧式AI端到端的基礎架構層產品及解決方案,實現前端承接多源數據、后端支撐智能應用。

  目前,浪潮已經是百度、阿里和騰訊的AI計算GPU服務器的最主要供應商、占有率達到90%,并與科大訊飛、奇虎360、搜狗、今日頭條、Face++等人工智能領先公司保持在系統與應用方面的深入緊密合作,幫助客戶在語音、圖像、視頻、搜索、網絡等方面取得數量級的應用性能提升。從整體來看,浪潮在中國AI計算平臺占有率達到60%+。

  今天,浪潮的創新能力在向Tier 2和Tier 3互聯網公司和數字化轉型的傳統企業擴散。彭震表示:“市場是公平的,對每個人都是開放的。浪潮隨著Tier 1互聯網公司的發展,為其他企業樹立了非常清晰而明確的標桿——要想把業務做大做強將是什么樣的商業模式、什么樣的技術布局。浪潮在TOP互聯網客戶里,不僅僅是一個快速反應的商業模式,而是在很多產品方面做了很多面向互聯網化的產品設計。我相信其他廠商要進來,面臨的挑戰不僅僅是怎么樣調整自己的商業模式快速響應,還要解決產品化的問題。浪潮已經形成了一個非常大的產品布局,很多產品都是和全球最領先的客戶一起聯合創新出來的,這是對Tier 2和Tier 3客戶非常有吸引力,大家也非常希望我們能夠把一線客戶里的成功產品、商業運作模式、響應能力、技術能力分享給他們。我認為其他的友商、競爭對手要去發展這個事情,不僅僅是喊個口號的問題,還有很多的門檻要過。”

  在合作伙伴創新方面,浪潮合作伙伴目前超過9000家,覆蓋了1000多家ISV以及70%的SI,形成了分銷業務、行業解決方案、智慧計算業務等三個生態圈,合作伙伴累計貢獻銷售額超過200億元人民幣。其中,20多家累計業績過億,200家累計業績超過5000萬。浪潮與伙伴體系已經累計推出聯合解決方案超過200個,上述解決方案實現銷售額100億元以上。2017年浪潮全方位戰略投入,浪潮與伙伴的聯合創新平臺和技術交流中心InCloud Lab,已經吸引了Intel、NVIDIA 等100多家芯片供應商,微軟、SAP等100多家軟件供應商,以及200多家行業軟件供應商,在北京、濟南、鄭州、臺灣、硅谷、西雅圖等地設有6個分中心,硬件投入超過800臺套。通過這一平臺,浪潮與不同行業的伙伴已經完成大數據、AI等領域的幾十個方案以及特定客戶應用的開發測試。

  智慧計算不僅僅是口號

  (上圖為Gartner副總裁Stanley Zaffos)

  在IPF 2018上,浪潮強調了智慧計算愿景:從數據中獲得策略、洞察、智慧、知識的復雜數據計算,以云計算為基礎平臺、大數據為認知方法、機器學習為優化工具,綜合了大數據、人工智能等多種數據處理技術,簡稱CBD(Cloud computing,Big data,Deep learning)。在互聯網行業,云、大數據和人工智能實現了很好的融合,而在企業和政府領域,云、大數據等新興應用仍在普及。浪潮認為,傳統的業務將與這些技術融合,從傳統計算向智慧計算升級。

  在智慧計算的愿景之下,浪潮提出了智慧計算戰略:通過在業務模式、技術、產品等方面的全方位創新,構建全球化的智慧計算生態,成為全球領先的全棧式智慧計算方案供應商,力爭服務器出貨量在5年內成為全球第一。

  可能有不少人會認為智慧計算是一個噱頭,類似其它公司提出的ABC(AI、Big Data、Cloud)愿景。但對于浪潮來說,更多的思考是如何把CBD在企業數字化轉型的過程中落地。為此,浪潮除了推出CBD的產品外,還要推動合作伙伴的轉型,以及加入新型合作伙伴。前不久,浪潮在德國剛剛發布了與百度合作的人臉識別一體機。隨著軟硬件的融合,超融合一體機將越來越流行,因為把深度學習算法、云與大數據軟件和硬件等打包在一起,對客戶來說更簡單,否則底層技術太復雜,應用起來比較困難。

  彭震表示:“我們認為,未來全新的智慧計算合作伙伴生態,會與傳統生態有兩點比較大的不一樣:這就是合作伙伴中新增了算法與數據服務兩種角色。傳統IT的應用里不太涉及到算法,也沒有人研究算法,也不知道算法能帶來什么價值,這是一個全新的角色。另一個就是數據服務,光有算法但沒有數據也不行,只有高質量的數據,才能計算出高質量的深度學習模型。但這又有兩個挑戰,一是數據從哪里來,二是數據來了之后還要打標簽,打高質量的數據標簽是一個很繁瑣又很關鍵的工作。”

  比如,有的浪潮合作伙伴想做醫療影像相關應用的時候,發現沒有渠道獲得醫療影像數據,導致要收購幾個醫院后才能獲得里面的醫療影像數據,才能基于這些數據去做醫療影像識別技術開發,然后才能夠提供先進的診療技術。“浪潮為什么與百度、科大訊飛等合作,就是因為這些公司有算法和創新實踐,把這些創新能力再復制給其他合作伙伴,就容易多了。”彭震表示。

  在智慧計算時代,浪潮與合作伙伴的合作模式也將發生變化。浪潮集團渠道管理部總經理王峰介紹說,智慧計算有很多新的應用創新,會有很多不同的伙伴會加入,比如初創公司、互聯網公司,未來還有數據類的公司、咨詢業務類的公司,從而構建新的智慧計算生態,這方面浪潮會投入非常大的資源,把浪潮的能力、經驗做快速的知識傳遞和分享,與新的業務伙伴形成新的業務模式,找到新的市場。

  在現在有合作伙伴轉型方面,浪潮繼續提高支持力度,讓合作伙伴普遍具備云計算、大數據產品技術能力,爭取到2020年出現一批完成轉型,具備服務器、存儲、網絡的全棧業務能力的合作伙伴。在與ISV深度合作方面,形成“緊耦合”關系,針對具體應用打造定制化解決方案,并聯合推廣。

  王峰強調:現在新的技術尤其是開源技術時代,供應商關系發生變化,越來越多的會變成以平臺方式進行合作,浪潮從底層硬件、云計算層到PaaS、AI算法層,從底層硬件到算法框架的全堆棧都可以提供,而軟件開發商則可在每一個層面與浪潮展開深度融合,浪潮也會開放很多這方面的接口。

  自2006年時任Google提出“云計算 ”概念已來,這場云計算變革已經進行了10多年時間。現在是到了把云計算從互聯網領域推向傳統企業領域的時候了,然而這其中依然還有很多挑戰。

  正如浪潮在走向全球市場第一的過程中,強調的是每一個業務部門如何在本部門找到“全球第一”的突破口。“‘全球第一’不僅是一個目標,更要求每個人定位在如何在‘成為全球第一’這樣一個目標上努力,如何在更大范圍對這個目標有所幫助。我們希望用這樣的目標去牽引各個部門,不僅僅是銷售,可能是生產、研發、內部管理、服務各個方面都需要去思考的問題。”彭震說的很坦率。

  Gartner副總裁Stanley Zaffos也來到了IPF 2018現場,在他與彭震的對話中肯定了浪潮服務器最近幾年所做的努力和成效。而對于浪潮服務器想要沖擊全球第一的目標,Stanley則以Gartner存儲象限的供應商評估為例,該套評估體系中的15個指標,只有4個與產品相關,其余的11個則是市場營銷、品牌傳播、客戶服務、快速反應、售后服務等與產品無關但在全球市場又十分重要的指標,這些對浪潮來說是新的考驗。

  在新的考驗面前,套用“快魚吃慢魚”的邏輯,浪潮仍將占有新的優勢:做為一條“快魚”,也將率先嘗試產品創新之外的其它創新,行動越快就越能把遇到的坑兒都轉換為動力和動能。目前,浪潮業務已經覆蓋了113個國家和地區,有8個全球研發中心、6個全球生產中心以及2個全球服務中心,在北美、歐洲等區域市場增長十分迅速。

  浪潮將用未來5年時間證明,“快魚吃慢魚”將是從互聯網時代到智慧計算時代都適用的普適商業法則。

七福神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