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關漫道埋頭越 科研創新灑熱血
發表時間 2018-03-27 16:13 來源 本站原創
——記總參工程兵某研究所研究員李硯召

  成功的花,人們只驚羨她綻放時的明艷,然而當初她的芽兒,浸透了奮斗的淚泉,灑遍了犧牲的血雨。走近總參工程兵某研究所研究員、國家巖土爆破和控制爆破高級工程師李硯召,探索其從事國防工程坑道施工用組合式作業平臺研制及應用多年以來的心路歷程,那一條似乎被人們接踵而至的欣羨而潛藏的奮斗之路悄然展開,榮譽與光環背后是不止步的奮斗。為更好了解科研背后的努力,我們專程對他進行了采訪。

  丹心護山河

  書山有路勤為徑,“科海”無涯苦作舟。任何一個人要去實現自己的價值,去尋求生命真理,唯有學習,不斷地學習,勤奮地學習,有創造性地學習,才能越重山跨峻嶺。從一而終、矢志不諭地堅持學習,正是李硯召能一路披荊斬棘取得今天成績的重要原因。



李硯召

  1962年7月出生的李硯召,身邊有許多光環,博士學歷,現任總參工程兵某研究所研究員,國家巖土爆破和控制爆破高級工程師,總參某科技創新工作站進站專家,河南科技大學碩士生導師。

  說起與國防的結緣由來已久,李硯召早在1997年就讀于河南省洛陽市第三十中學時,一次偶然的科技講座,使他了解到我國與美國、前蘇聯等世界強國之間在軍事和科學技術上的差距,從此立志科技報國,下定決心要為振興中國的科學技術和國防事業努力學習、發奮讀陣,1980年從洛陽市第一高中以優異的成績考入清華大學,1985年5月在清華大學加入中國共產黨。1985年7月本科畢業時,中科院北京某研究所的碩士研究生錄取通知書和到總參某研究所工作的通知書同時發到了他的手中,經過認真思考,他毅然放棄了在北京讀研的機會,選擇了國防科研。

  科研是條孤獨的路,沒有耐心,坐不了冷板凳的人,摘取不了它閃耀的桂冠。國防工程作為國家綜合防御能力的重要組成部分,戰時是抵御敵人進攻、保障指揮機關安全、保存有生力量的重要物質基礎之一,平時則是國家重要的防御威懾力量。

  入伍后,李硯召曾多次參加進修和培訓,2005年6月獲中國科學技術大學工程力學專業博士學位;同年11月進中國科學技術大學地球與空間科學學院博士后流動站從事博士后研究土作,2007年12月以優秀的成績出站后回原單位工作至今。



集體攻關

  近年來,他同時負責了“國防工程坑道施工用組合式作業平臺研制及應用”和“復雜地質條件下大跨度洞室群施工與圍巖加固技術研究”兩項科研任務,還兼任了所在單位的黨支部副書記。該單位人少任務重,為了保持科研進度,他充分利用晚上的時間,加班加點進行科研工作,經常工作到深夜。

  在國防工程坑道施工中,需要反復進行鉆孔、裝藥、噴錨網施工等作業,由于坑道的斷面形狀和尺寸通常變化很大,為完成上述作業需要反復搭設和拆除施工用腳手架,這些作業勞動強度大、費工費時、直接影響坑道建設的速度,遇到破碎圍巖時施工的危險性還很大。兒經思考,李硯召與王勵自、翟金明、徐國興、程守玉、明治清等組成了研發團隊,大膽地提出了研制一套適應不同作業跨度和高度、可用于鉆孔、裝藥、安設錨桿(或錨索)、注漿、掛網和噴射混凝土等施工的組合式作業平臺的設想,為了掌握坑道施工的第一手資料,李硯召曾多次帶領他的研發團隊,深人到國家某重點國防工程的坑道施工現場,與施工部隊的干部、戰士同吃同住同施工。李硯召和研發團隊一面了解官兵們的實際作業需求,一面反復修改作業平臺的設計方案,不斷改進和完善作業平臺的性能指標,使其方案更具實用性。為了盡快完成研制任務,他在施工現場每天工作十幾個小時。從不畏懼環境的艱苦,每次從坑道中出來時都是滿身石粉,滿臉灰塵,戴的口罩進坑道一次就變成了黑色的,兩個鼻孔擦上一二十次擤出來的鼻涕仍然是黑的。施工現場吃的蔬菜和生活用水全部要靠汽車從山下拉,洗漱用的水也都是用水管從坑道里接到水房的,冬天零下一二十度,早晨起來水管凍得死死的,根本沒有水,要想洗漱只能等到中午。一下大雪,上下山的道路就無法行車,隨時有“斷水斷糧”的危險,一到這個時候,就只能飲用坑道里流出來的水或用雪化的水了。除此之外,因保密原因在施工現場不能使用手機,不能正常與外界聯系,坑道就像一個寂寞的黑洞,在那里就等同與世隔絕。可是,即便是這樣的艱苦環境,他也始終沒有叫過苦,沒有想過退縮。

  雖然攻關非常艱辛,但說到國防工程坑道施工用組合式作業平臺的研制時,他神采飛揚地介紹道,這個成果獲得國家實用新型技術專利(專號為ZL200920088935.4)。該專利主要由液壓升降系統、平臺回轉系統、步履(或輪式)行走系統和安全保險系統等組成。升降系統由柴油一電力雙模驅動的液壓油泵提供動力,驅動油缸升降并通過鏈條帶動中立柱和上立柱運動,實現平臺的連續升降;回轉系統由固定主平臺、回轉副平臺、回轉平臺連接器、半開式回轉箱、回轉軸承、內嚙合回轉大齒輪和回轉小齒輪等組成。該平臺不僅移動非常靈括,使用曲粱還顯著降低了整車的重心,大大提高了行走的穩定性;安全保險系統主要由液壓鎖、定位油缸、防落石支架、安全護欄和防超載防傾覆聲光報警系統等組成,具有防墜落,防落石傷害,防液壓油滲漏、防平臺突然下落、防超載防傾覆聲光報警等功能。不僅可用于國防工程坑道施工,也可用干民用隧道和邊坡及基坑支護工程施工,具有廣闊的應用前景。

  苦心人,天不負。他的敬業奉獻使他先后獲軍隊科枝進步二等獎4項,三等獎5項,獲國家專利1項,先后撰寫各類國防科技報告近千萬字,在國內外學術會議和期刊雜志上發表論文50余篇,多篇被EI交錄,被廣泛引用。最近他所帶領的科研團隊剛剛完成了“復雜地質條件下大跨度洞室群施工與圍巖加固技術研究”項目,經鑒定成果達到國際先進水平。

  英雄載譽歸

  許許多多的側面剪影只能大致拼接出一個人的身影,但其中的點點滴滴卻能折射一個人的心境與追求。夢想和努力做到最好的心境是李硯召的追尋,也是我們透過他的言行看到的他的真實寫照。



專利證書

  他父母都已年近八旬,常年有病,經常住院,岳父更是年近九十,常年臥病在床,吃喝拉撒都要有人照顧,他常常是一邊照顧老人,一邊抽空上網查閱資料,撰寫和修改報告,從沒有因為家務負擔繁重而影響科研工作。

  因常年的勞累使他本人也身患高血壓和痛風,但從未因身體原因影響正常工作。一次因工作需要到濟寧出差,不幸他的痛風急性發作,每走一步都疼痛難忍,但他沒有叫苦,沒有退縮,依然忍著病痛,拎著行李踏上了赴濟寧的列車,完成任務歸來之后才到醫院就診。

  胸懷大志之人往往是虛懷若谷、平易務實之士,而李硯召的身上正是散發著這種獨特的人格魅力。科研獲獎并不是他最終的奮斗目標,他的愿望是能夠將研究的科研成果轉化為現實的戰斗力和生產力。他所帶領的科研團隊在“預應力混凝土結構在人防工程中的應用研究”項目獲得軍隊科技進步二等獎之后,為滿足設計和應用部門的需要,盡快將研究成果應用于國防建設和國民經濟建設中,使其發揮應有的作用。他不顧軟件編制項目枯燥、繁瑣,費力且不易申報高獎的客觀現實,花費了幾年的時間,自主研發了預應力混凝土結構抗動載設計計算實用軟件PCSD,該軟件獲得國家版權局計算機軟件著作權登記證書,井順利通過了中國軟件評測中心對該軟件進行的全而評測。看到他的研究成果在實際工程中的逐漸獲得應用,不斷發揮作用,他的心里充滿了幸福的喜悅。

  由于努力工作,使他曾獲得過軍隊優秀專業技術人才三類崗位津貼,榮立過三等功,多次受到上級嘉獎、被評為優秀科技干部和優秀共產黨員。

  “我要飛的更高,飛的更高”,短短的采訪中,讓我們受益頗深。一種深沉的、令人震撼的力量也讓每個人深受感觸,正是這股力量使他超凡脫俗,向人生的高峰步步攀登。他用拼搏一步步完善自己的能力,他用努力一步步接近自己的國防夢想。他在路上,以夢為方向,以實力為路基,孜孜前行。我們祝福他,李硯召,堅持不懈的戎馬書生,但愿他能飛得更高更遠。

  (撰稿人:王榕)

  (配圖攝影:符芳)

下一篇:沒有了
七福神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