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業教育跨越產業與教育鴻溝、學校與企業的界域、工作與學習的邦
發表時間 2018-03-07 09:30 來源 網絡

  3日兩會開啟的“部長通道”和“委員通道”,都不約而同訪談出教育大計,一位是執掌教育部的陳寶生部長,一位是最基層的云南西雙版納職業高級中學的張敏。

  陳寶生的“一提,二改,三育,四用,五保,六尊”與張敏的“呼吁加大貧困地區職業教育的關注,讓職業教育助力脫貧攻堅”的隔空對話的精彩之處在于,表達出教育強國是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基礎工程和職業教育的產教融合。

  十九大報告將教育放在民生之首,強調教育優先發展戰略。陳部長訪談中的“一提”特別強調落實連片貧困地區教師的補貼政策,可以說戳中了聚焦深度貧困地區教育扶貧的“最難處”。

  “最難處”,體現在日前教育部、國務院扶貧辦印發《深度貧困地區教育脫貧攻堅實施方案(2018—2020年)》中“聚焦深度貧困地區教育扶貧,向最難處攻堅,在最痛處發力,用三年時間打好深度貧困地區教育脫貧攻堅戰。”

  每個集中連片深度貧困地區的“難處”和“痛處”,都有其獨特的地域、歷史特征。《實施方案》中教育的資源配置如何有效發揮作用?這是陳部長和張敏等必須做出的思考。張敏談到,去年9月,上海開放大學松江分校的大學對她所在的勐臘縣職業高級中學進行了對口幫扶,讓她們受益匪淺。現在,她們州有116名建檔立卡貧困戶的孩子在上海學習。

  “職業教育,助力家庭脫貧,”是扶貧攻堅戰和職業教育產教融合的創新。新時代的職業教育,可以說跨越了產業與教育的鴻溝、跨越了學校與企業的界域、跨越了工作與學習的邦畿。職業教育在“中國制造2025”不能缺席,職業教育在“一帶一路”中不能缺席,職業教育在“扶貧攻堅”中當然也不能缺席。職業教育,正以一種跨界教育的姿態矗立于世。

  張敏委員已經感受到教育扶貧智力脫貧的裨益,她說她們職業學校的一個學生,他學習了茶葉加工技術以后,他回到家就用自己所知道的技術指導家里人,創立了一個品牌,他們富了以后,又帶動附近村里的鄉親共同創立了合作社。

  “一個品牌”、“ 創立合作社”,這是張敏所在職業教育學校給出學生的教育扶貧成果,也是學生的創新創業。教育扶貧的“最難處”和“最痛處”,對于張敏的職業教育來說,引導學生認知社會學有一“人的縱向流動”,認知“奮斗的人生才稱得上是是幸福的人生”,更需用“系統、新要素、環境”的系統思維,綿綿用力,久久為功。

七福神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