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新中國特色管理理論,躋身世界一流
發表時間 2018-10-18 09:37 來源 本站原創

  記上海交通大學萬國華教授

  我們回顧歷史,會看到一個有趣的事實:20世紀40年代是中國歷史的分水嶺。在那之前,以天朝上國自居的中國屢屢被動挨打,在近百年的時間里幾乎未嘗一勝,割地賠款,飽受屈辱;在那之后,先是在朝鮮半島跟世界第一強國帶領的“聯合國軍”打得有來有回,后又接連教訓犯境的印度、越南,以及不可一世的“北極熊”蘇聯。那么這么神奇的轉變是怎么實現的呢?為什么同樣的幾億中國人,表現卻如此不同?當然,眾所周知,是因為偉大的中國共產黨帶領中國人民站起來了。那么如果深究其根本原因,我們就會發現,中國之所以會涅磐重生,其實就是中共用世界最先進的方法將國人組織和管理起來了而已。所以,歸根到底,中國的轉變主要是管理的功勞。管理的重要性,由此可見一斑。管理是一門科學,也是一種藝術,作為管理科學這門藝術的權威專家,上海交通大學特聘教授萬國華深諳管理的重要性。多年來,他潛心管理科學研究,結合中國具體情況,為建立具有中國特色的管理理論而不懈奮斗。雖任重道遠,但他堅信,經過管理學同仁的共同努力,中國的管理科學在理論和實踐上一定能“達到國際一流水平”。

  萬國華,上海交通大學管理學院管理科學系教授、博士生導師,兼任管理學院副院長、上海交通大學-曼徹斯特大學聯合DBA項目中方學術主任,中山大學教授,2010年入選教育部“新世紀優秀人才支持計劃”,2011年獲得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委“國家杰出青年科學基金”;學術兼職包括美國生產與運營管理學會旗艦刊物Production and Operations Management的Senior Editor,Journal of the Operations Research Society of China (Springer)和Journal of Management Analytics (Taylor and Francis)的Associate Editor,以及《系統管理學報》編委,INFORMS、POMS和AIS會員,上海市運籌學會副理事長。

  萬國華在華中理工大學、上海交通大學和香港科技大學分別獲得理學學士、工學碩士和哲學博士學位,曾在香港科技大學、澳門大學和美國紐約大學從事教學和科研工作。多年來,他在管理科學研究的道路上孜孜以求,主攻企業運營戰略與管理、供應鏈管理以及企業信息管理,特別是在企業關鍵資源配置與調度的理論、模型和算法方面取得了若干具有國際水平的研究成果,在Op e r a t i o n s Research、Mathematics of Operations R e s e a r c h等國際學術刊物發表了20余篇S C I、S S C I論文,主持承擔了10余項由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及省部級基金資助的研究課題。

  教學方面,萬國華為本科生、MBA學生和研究生講授運籌學、供應鏈設計與管理、信息技術等課程,指導了博士后、博士生、碩士生以及MBA共80余人,曾為十幾家國際和國內企業提供過運營與供應鏈管理、信息系統及管理等方面的培訓與咨詢。在企業咨詢方面有比較豐富的經驗,為Caterpillar, Dell, Honeywell, BASF和上海外高橋造船、上海大眾汽車等中外企業提供過運營與供應鏈管理、信息系統及管理等方面的培訓與咨詢。

  不斷求變,建設中國特色的管理理論

  在科技日益發達的現代社會,盡管管理無時不在、無處不在,但大部分人對它的重要性的認識似乎并不深刻。科學技術決定了社會的生產力發展水平,推動了社會發展的進程。但是,如果僅有先進的科技,而沒有先進的管理水平和相應的管理科學的發展,那么,再先進的科學技術都將無法得到有效運用,資源更是無法得到優化配置。

  事實上,管理的重要作用體現在現代社會的各個方面。自世界進入工業文明以來,隨著生產系統和社會分工的日益復雜,管理變得越發重要。毫不夸張地說,先進的科學技術和先進的管理方法是推動現代社會和經濟發展的“兩個車輪”,缺一不可。這一點,已為許多國家的發展經驗所證明,英美的新教倫理、法德的理性嚴謹、日韓的工匠精神等等,但凡崛起的大國,并成功保持發達的社會體系,都離不開自己獨特的管理體系和組織理論。反例也是舉世矚目的,如以天主教和東正教為主導的意大利、俄羅斯以及南美諸國,民風散漫,管理不力,紛紛墜入中等收入陷阱。毫無疑問,中國要想從根本上避免跌入中等收入陷阱,就必須提高警惕,適時加強管理理論創新,形成獨具特色的管理理論。因此,萬國華指出,隨著未來社會共同勞動的規模日益擴大,勞動分工和協作更加精細,社會化大生產日趨復雜,管理將變得更加重要,要想以有限的資源獲得最大的產出,就必須人盡其才,物盡其用,充分重視管理的巨大作用。管理既涉及到物,又涉及到組織和人,因此,管理必須既是一門科學又是一門藝術。“工程要科學化,管理也要科學化。”

  萬國華說,不能只憑直覺判斷來管理,那樣將沒有科學性而言。他認為,在21世紀的中國,做一個管理學科的教授,是一種幸運,也是一種責任。中國經濟的高速發展,使得社會對管理學知識和管理培訓的需求量大而迫切;另一方面,面對企業提出的人才和知識的需求,建立中國特色的管理理論仍然任重道遠,需要每一位管理學者甚至畢生的努力,“管理只有永恒的問題,沒有終結的答案”。萬國華指出,融合古今中外的管理思想之精華,指導中華民族全面崛起中的管理實踐問題,并對人類的管理理論和實踐做出貢獻,是當代中國管理學科教學和科研工作者的偉大使命和歷史責任。

  1911年,被全世界尊為“科學管理之父”的美國著名管理學家F·泰勒出版了《科學管理原理》的出版,掀起了一場管理理論和實踐的革命,也標志著科學管理時代的到來。泰勒是第一個認真研究勞動效率的人,第一個把管理當作一門科學的人,一個影響了人類工業化進程的人。時至今日,管理這門學科的發展已經有百余年的歷史。當設計一座大橋時,既要符合基本科學原理,應用力學、結構學、材料學等學科理論,同時也要考慮其藝術成分。同理,管理在強調科學性的同時也需要講究藝術。從數學到計算機再到管理,從本科到碩士再到博士,這一路走來,萬國華選擇了一個不斷求變的崎嶇之路,但他堅信,良好的數理訓練是做好管理科學研究的基礎。扎實的知識儲備和嚴謹認真的工作態度使萬國華在管理理論創新上一步一個腳印,厚積薄發,成績斐然。

  “服務運作管理”,助力新經濟增長

  管理科學的價值在于應用,尤其是在我國亟待進行的服務型經濟建設事業上,更是十分需要一整套切合中國實際的新型管理理論。萬國華指出:“管理科學需要解決的一個關鍵問題就是資源的最優配置——讓成本最小而產出最大,而這就要重視運營和流程,通過科學管理才能讓效益達到最大。”

  服務業是發達經濟體的最重要組成部分。如今,美國經濟70%以上都是服務型經濟,制造業明顯下降。而服務業的對象是人,其中最典型的就是醫療,美國的醫療行業已占GDP的17%。在服務經濟獨占鰲頭的今天,中國的服務型經濟占比也已接近50%。然而,對服務系統管理的相關研究卻比較少。萬國華說:“我們希望從制造系統的管理論出發,把相關理論和方法擴展到服務系統,研究如何使組織的資源得到最優配置,如何在考慮組織和人的因素的情形下,設計出最好的運作流程。”

  在服務系統處理能力一定的情形下,即在較短的時間內無法改變處理能力的情況下,如何對相關資源進行配置和調度?決定在何時用何種資源為何顧客提供服務,使得系統的服務水平達到最高或服務費用達到最小?這正是萬國華和團隊研究的“服務運作管理”問題。通過實地調研、收集數據、對關鍵問題攻關克難,該項目獲得了國家杰出青年科學基金的資助,并最終取得了諸多研究成果。依托該項目,萬國華及其研究團隊在國際權威學術刊物上表論文10余篇,并獲得省部級科研獎勵1項。

  “服務運作管理”項目研究了服務系統中的關鍵資源配置和調度問題,考慮了服務系統的預約調度問題,并構建了一個一般性的模型,通過凸松弛和采樣平均逼近算法可以在多項式時間內求解該問題;建立了一個考慮各類約束的手術室調度模型,并提出了一個有效的啟發式優化算法,與實際數據對比,平均可以提升手術室利用率15%以上;研究了一個基于家庭醫療背景的同時考慮路由和預約調度的優化問題,建立了問題的混合整數規劃模型并設計了基于強有效不等式的優化算法,從而可以求解實際大小的問題。該項目提出了求解問題的啟發式算法,萬國華說:“期望該模型也可以用于其他相關領域。”

  此外,該項目還研究了服務型生產系統中基于訂單的生產排序和調度問題,以及其中管理人員決策模式的影響;應急服務系統中的排序和調度問題,主要是大型災難事件后的醫療救援的資源調度問題,對單個醫療隊的情形給出了多項式時間算法,對多個同質醫療隊的情形給出了啟發式算法等等。可見,“服務運作管理”項目具有廣泛的運用空間,從某種意義上說,它為我國將來即將大規模展開的建設服務型社會大計提供了理論基礎。

  管理創新,優化醫療資源配置

  醫療問題是當今社會大眾普遍關注的大問題,一方面,居高不下的醫療醫藥費用令人頭疼看不起病,另一方面,廣大一線義務工作人員又處于過勞的狀況。像“某醫生連續做在手術臺做十幾個小時手術,最后癱倒在地”的類似報道,每每見諸報端。此情此景,我們是該為醫生盡職敬業的精神感動,還是該為其遭遇感到難過?科學的管理方法是否能夠提供幫助?

  同時,大城市大醫院看病擁擠不堪,而二三線城市的小醫院卻門可羅雀。如果能讓一些小病患者在當地小醫院直接就診,而不用跑到大醫院;對需要重大手術的患者,也能通過網絡資源共享大城市醫生的治療,這將會是一個理想的狀態。大醫院的醫生再也不用連續工作十幾個小時,同時又能讓二三線的病人共享到好的醫療資源。萬國華說:“我們想做的就是要改進這個事情,讓醫生在體力、壓力范圍之內,達到最佳精神狀態去為病人服務。”

  為此,萬國華作為項目負責人,申請了國家自然科學基金重點國際(地區)合作項目“開放網絡下醫療資源配置和優化的模型、算法及應用研究”,負責整個項目的組織和協調工作,并開展了“網絡環境下的醫療服務資源的配置與優化模型與方法”部分的研究。預計該項目一旦研究完成,將會對新醫療模式帶來積極影響。

  據萬國華介紹,這個重點國際合作項目將有專題研究“新興I T環境下的新興醫療服務模式”以及“傳統模式基于開放網絡的整合問題”,將有助于發展基于新興信息技術的醫療服務模式,例如:遠程醫療模型及關鍵技術、基于新型信息技術的老齡人口健康服務模式及管理。同時,有助于利用新型信息技術整合各類醫療資源,例如:手術室的整合調度、醫療技術設施的共享,優化資源布局從而利用目前的有限資源為病人提供更好的醫療服務。

  醫療問題關系到每個人的切身利益,醫療的市場化使醫療費用高企,無效醫療和過度醫療問題嚴重,如何通過管理模式的創新,最大限度地降低醫療成本,既為廣大人民群眾節約了醫療費用,又保護了醫護人員的收入水平和身心健康,萬國華團隊“網絡環境下的醫療服務資源的配置與優化模型與方法”研究意義重大,值得我們期待。

  哺育桃李,爭創一流學院

  上海交通大學安泰經濟與管理學院,前身可追溯到1903年的“南洋公學高等商務學堂”,具有悠久的歷史和光榮的傳統。自1984年恢復建院以來,經過30多年的努力,學院取得了諸多輝煌成績。

  作為安泰經濟與管理學院副院長和教授、博士生導師,萬國華和同事共同努力,見證了學院的歲月榮光:2011年,安泰經濟與管理學院已成為國內首家同時獲得AMBA、EQUIS和AACSB三大權威國際認證的商學院;英國《金融時報》的全球排名中,E M B A項目2013年首次參加,就位列全球第32位,2014年全球第17位,2015年更是高居全球第10位,并列亞洲商學院之首;M B A項目2016年位列全球第39位,中國大陸首位;管理科學碩士項目連續7年進入全球50強,2015年為全球第36位,中國大陸首位;2015年,高級管理人員培訓定制項目首次參加英國《金融時報》排名,即列全球第15位,亞洲商學院之首。

  面對如今學院取得的進步和成績,萬國華欣慰地說:“只要把學院做好做強,就能得到國際上的認可。我堅信,學院終將步入世界一流。”萬國華始終堅持的夢想,是將上海交通大學安泰經濟與管理學院建設成為國內領先,亞洲一流,繼續努力縮小與世界一流商學院的差距,進而成為世界一流商學院。作為副院長,又是管理理論專家,對于學院的管理,萬國華說,自己做得最多的就是人力資源方面的工作。在人才引進和選擇上面,萬國華可謂有自己的“藝術”。“把最好的人招進來,招到最合適的人,喜歡科研喜歡教學的人,讓他在這里愉快地工作,這就是學院應該做的事。”對于每一學科人才的招聘,萬國華都會親自去參與,嚴格把關,“招最好的人”。

  而作為團隊帶頭人,萬國華對自己的定位則是“協調器”。他力求為大家創造一個平等、輕松的合作氛圍,而不是“梯隊”,讓教授、副教授和講師,每個人都能愉快地工作。

  談到對人才的培養,萬國華始終強調教學質量和學生訓練的重要性。“作為一個大學教授,培養學生和做科研一樣重要。”萬國華說:“教學相長。學然后知不足,教然后知困。”大學和科研院所一個很大不同點就是,“所有的東西都要落在人才培養上面,做科研的本身要培養新人,最后的研究成果就是要帶到課堂上去。在商學院,教學尤其重要。”盡管萬國華有很多行政職務、科研任務,但這些年來,他還是一直身體力行,堅持在教學一線。

  在萬國華看來,教學是一個大學教授最本質的使命,看到自己的學生在各行各業對社會和經濟發展做出貢獻,便是對自己工作的最大回報。“我是一個對教學特別感興趣的人,未來10年、20年,會繼續堅持,希望把交大的管理學科真正做到國際一流。”

  對于自己教導下的學子們,萬國華傾注了滿腔殷切期望之情。他知道,每一個人進入高等學府,特別是上海交通大學的學子,心目中都有著自己的理想,并在努力為之奮斗。但是,可能也有不少同學感到迷茫,他們經常問到的一個問題是:“上大學究竟有什么用處?我在大學里可以學到什么有用的東西?”對此,萬國華指出,知識是否“有用”是很難確定回答的,而研究性大學也不應該是一個職業訓練所。30年代美國普林斯頓大學校長Abraham Flexner教授曾以“無用知識的有用性”為題,發表過一篇在科學界有影響的文章,強調基礎研究以及自由探索的重要性。因此,在萬國華的理想中,一個人在大學里除了學習學科基本知識并得嚴格的科學訓練外,最應該養成從心底里追求事物的真善美的精神。作為國內頂級大學的學子,特別應該有追求完美的精神,要爭取把每一件需要做的事情盡量地做到完美。在求學和執教過程的幾十年時間,萬國華自己一直都在努力地追求完美。由于自身能力和條件的約束,許多事情并沒有做到完美,但是,“取法其上,得乎其中”,追求完美的精神使他仍受益匪淺。

  在大學執教的這十幾年中,萬國華一直在思考大學教授的使命,力爭使自己的職業生涯有一個比較明確的指引。經過這些年的閱讀、思考和探索,萬國華認識到,作為一個大學教授,培養學生與創造知識應該作為核心的二個任務。培養學生首先是要教給學生“道”:為人之道,求學之道,探索之道。有了“道”,才有可能成為第一等人才,成就第一等學問。在具體的教學過程中,則關鍵是要重視對學生的學術訓練和培養學生對問題的敏感性,既使得他們具有扎實的理論基礎,又能提出問題并解決問題。另一方面,也要培養學生對知識的敬畏和執著追求,讓他們懂得追求知識的神圣、滿足好奇心的重要性。

  萬國華人為,創造知識是教師的另一個重要任務。《禮記》說:“學然后知不足,教然后知困”,正道出了研究的重要性。一個教師一直教授某個學科,他就會“知困”,從而需要通過做研究,通過創造新的知識來“解困”。

  針對社會上很多大學教授以解決實際問題之名熱心搞創收的浮躁現象,萬國華不以為然,他并不認為解決社會和經濟中的實際問題是教授的主要任務。一個社會應該是有分工的,每一類人都有他們自己的主要任務,要求大學教師把主要的精力用在解決社會和經濟中的實際問題,是對大學教師定位的失誤。特別是當這些實際問題的學術價值不高,只是一些簡單、重復勞動的情況時更是如此。這并不是說社會和經濟中的實際問題不重要,但這類實際問題的解決需要大量的人力物力,應該是企業研發人員或咨詢人員的主要任務,大學通常難以越俎代庖。這與那些問題的重要性是沒有關系的。因此,萬國華認為,努力發現和解決那些具有根本意義的基礎科學問題,包括那些制約中國未來經濟社會發展的瓶頸性的科學和技術問題,那些影響中華民族發展和人類進步的人文和社會科學問題,才應該成為大學教師的學術追求目標。

  當今之世,我國的經濟規模已經雄踞世界第二,很快就要躍升為全球第一,與此同時,我國在科技、文化,尤其是管理理論等軟實力上也要相應地躍升才可匹配,否則經濟的進一步成長也將難以為繼。為此,我國急需像萬國華這樣的大學教授,以創新世界一流的學術成果為目標,兢兢業業,一心奉獻。唯有如此,才有可能避免社會墜入拉美化中等收入陷阱,躋身發達經濟體行列,從而實現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

七福神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