勤勉耕耘新綠芬芳 孜孜以求金色碩果
發表時間 2019-03-22 17:25 來源 本站原創

  ——記玉米育種專家張錦芬研究員

  張錦芬 研究員,1956年生于河北省撫寧縣,漢族,民革黨員。1978~1982年就讀于華北農業大學唐山分校農學系,獲農學學士學位。畢業后分配到河北省唐山農業科學研究所,一直從事玉米抗病育種研究工作,1997年破格晉升為研究員;1998年任河北省唐山市農業科學研究所副所長,從事科研和科技管理工作。并先后擔任第八屆全國人大代,唐山市第十一屆人大常委,唐山市第5、6、7屆政協委員,第8、9、10、11屆政協常委。民革唐山市委員會副主委。

  看似非常平常的張錦芬頭上一連串的光環令人眩目,全國先進工作者(全國勞動模范);全國先進科技工作者;全國“五一”勞動獎章獲得者;全國優秀女職工;國務院津貼獲得者;第八屆全國人大代表;第十三屆、第十五屆全國總工會勞動模范代表;三次榮獲河北省勞動模范以及9次獲得唐山市勞動模范,國家科技進步三等獎;國家星火三等獎;;農業部科技進步一等獎;河北省省長特別獎等十四項科研成果獎勵證書和48項各級大紅的榮譽獎勵證書占滿了一個書架。這些“身外之物”意味著作為一名職業女性,她已經功成名就了。然而,當我們面對著張錦芬本人的時候,忽然覺得她頭上的光環突然消失了,她是那么樸實而沉靜,就像我們腳下的土地。她說,自己只是一名平凡的科技工作者,做了自己應該做的事,政府和人民給自己的厚愛太多了,內心總覺得不安,只有奮力做好科研工作,獲取更多的研究成果來回報政府和人民。
 


 

  愿與泥土共芬芳

  張錦芬出生于普通家庭,高中畢業后還鄉曾擔任過三年農村基層干部,對農業、農村、農民所需了如指掌非常清楚。1978年國家恢復了高考制度后,她懷著獻身三農事業的理想報考了華北農業大學。

  經過四年的刻苦學習以優異的成績畢業分配到河北省唐山市農業科學研究師從于老專家何廣達先生,共同開展玉米遺傳育種工作。
 


 

  當時正是玉米矮花葉病毒病從河南新鄉地區大發生從南向北逐步蔓延華北玉米產區的時期,那時生產上大面積推廣應用京早7號、冀單5號和掖單二號等主推品種因高感玉米矮花葉病毒病,在生產上經常出現因感染該病毒病嚴重減產乃至絕收,嚴重威脅到華北地區的糧食生產的安全。針對這種病毒病的蔓延,當時沒有阻止蔓延的有效的防治措施,唯一有效的辦法就是應用抗病品種。可是選育出適宜當地應用的抗病品種談何容易!但是若不盡快選出適宜的抗病品種,一旦病害大流行將是華北地區農業生產上毀滅性災害。



 

  為了解決生產上的燃眉之急,為了盡快培育出抗病品種,張錦芬在何廣達老先生的指導下爭時間,搶速度,夜以繼日地全面展開了抗病育種工作。玉米育種是一項非常艱苦的工作,既有實驗室研究,又有在田間依據遺傳性狀的選擇,特別是關鍵的田間選株雜交授粉季節,在一人多高的玉米田間,又熱又悶,玉米開花授粉上午9點到下午三點的高溫時段,三伏天近一個月的時間白天在田間工作每天7-8個小時,晚上在室內加班分析數據查找資料,制定和調整選育組配方案從春到夏,從溫室到田間,從北方選育到海南加代育種,顧不上安排好家庭的生活,顧不上照顧年幼的孩子,一年當著三年用,從北到南一年搞三代育種,以加快抗病育種的進度,她們與時間賽跑,與矮花葉病毒病蔓延的速度賽跑,目的只有一個用她們的努力,讓農民少減產,多增收。為農業生產保駕護航。

  樂赴天涯戰海角

  為了加快抗病育種進程,為了利用祖國的最南端海南島冬季天然的大自然溫室條件,張錦芬于1986年冬季將一歲多的兒子送去讓老人給帶養,自己一路乘坐火車、汽車,摩托車和農民的老牛車,來到海南島,因當時沒有海南育種基地,只能租種當地農民的土地搞加代育種。經一路顛簸來到海南的樂東縣沖坡鎮唐豐村,住在當地農民家中從事加代育種工作。當時還沒有開放的海南農村生活條件非常差。白天在農民地里搞加代育種,晚上在煤油燈下看書,沒有電話,想念年幼的兒子了寫封信半個月才能郵寄到........。就這樣,張錦芬白天在海南租種農民田間邊從事研究,邊驅趕農民散養的豬、牛、羊,防治它們來吃踏這些寶貴的科研材料,每天都要等待農民驅趕著放養的豬、牛、羊回家了,她才回到駐地。
 


 

  1987年的冬季南繁加代育種她又來到海南,考慮到種植材料安全問題,將南繁基地從樂東縣搬遷到海南的革命老區梅山鎮繼續進行。就這樣一年又一年的冬季都是在海南島南繁加代育種中渡過的。為了安全有效的完成南繁加代育種任務,尋尋覓最好地點和環境,她考察了海南島南部各縣和農場,為了保障科研材料的安全加代,加代育種地點從樂東轉到荔枝溝,從荔枝溝轉到黃流,從黃流轉到梅山,從梅山又換到南濱農場,七年的海南加代育種,就像漂移的野人生活一樣,忘記了孤獨,忘記了艱苦,哪里適合加代育種就把“家”安在哪里,無論遇到什么問題,都要自己去解決。1988年初冬,他的老師何廣達老先生不幸去世,她處理完老先生的后事,將患病剛出院的兒子送給奶奶去帶,背上冬季南繁加代的育種材料來到海南島的梅山鎮繼續她的加代育種工作。就在當年12月海南島也遭遇百年不遇的干旱,眼看這多年選育的科研材料即將毀于這里,其他單位的許多南繁育種人員因旱災空手而歸。強烈的事業心讓張錦芬不甘心向老天認輸,千方百計的想辦法力保科研材料不受損失,她找到當地有經驗的老農幫助下,在已經干枯的小水庫用鐵锨挖坑滲水,一瓢一瓢地將滲水水淘到桶里,再從30多米深的水庫底部挑到加代育種的材料地里去救活饑渴的秧苗,一季下來累得彎不下腰,睡覺翻不了身,就這樣救活了她的研究材料,正是這批材料中篩選出以后大面積推廣應用的成果,使她的研究發生飛躍性發展。從此腰椎間盤突出的病痛伴隨了她的后半生。整整7個冬春,她像燕子一樣從北方飛向南,再從南方飛回北方來回穿梭著,她顧不上家和孩子,將博大的母愛全部貢獻給她所摯愛的土地和種子,在天涯海角,她忘卻了孤獨,戰勝了寂寞和重重困難,獲得了精神與事業的雙豐收。

  孜孜不倦勇登攀

  張錦芬深知:要真正發揮個人的聰明才智,對國家和人民有所貢獻、有所作為、不斷展現出自己存在的價值和成就,就要不斷地學習、學習、再學習,錘煉、錘煉、再錘煉。特別是在科技飛速發展的今天,作為一名科技工作者,必須掌握本行業科技發展的前沿知識,熟知本行業要解決的主要問題,了解相關學科發展的相關的綜合知識。要煉就一身硬功夫就要做到以釘子精神抓時間努力學習,勤于實踐,掌握國內外新技術和前沿研究的新動態。她從參加工作那天起始終堅持學習。白天忙于科研,晚上堅持學習到深夜,熟讀了《數量遺傳學》,《植物病理學》,《數量統計與分析》,為了方便查閱大量的玉米遺傳育種、病害鑒定等研究論文等文獻,常年堅持自學專業英語,并抓住以更多的機會參加各種學術會議學習交流和提高,虛心向知名專家學習,不斷提高業務水平。她先后主持國家科技部、河北省等十多項優質抗病玉米新品種選育和推廣等重大攻關項目,為了解決玉米抗病育種資源狹窄的問題,通過多方聯系與在世界上抗病育種有實力的原南斯拉夫澤蒙波利研究所進行業務合作,并引入大量的玉米抗病種質資源。利用國家派出赴美國德克薩斯州A&M大學做交流訪問學者的機會,引入大量的熱帶與亞熱帶資源以及美國與古巴玉米資源,豐富和拓寬了我們的抗病育種質資源。功夫不負有心人,多年來張錦芬的潛心鉆研,拼搏進取,選育的唐抗號系列品種被國家列入“九五”重中之重品種等重大攻關項目她和同事們共同選育的多抗、高產、早熟系列玉米新品種6個,優良玉米自交系22個,在祖國13個省市不同區域累計種植651.2.萬公頃,用她們選育出的高抗病品種阻斷了玉米矮花葉病等病害的蔓延和發展,為創造社會經濟效益24.2億多元。主持研究的項目獲得各級科技成果獎14項,其中國家科技進步獎2項;農業部科技進步獎2項;河北省省長特別獎一項,河北省科技進步獎2項;唐山市市長特別獎1項;唐山市科技進步獎6項。研究選育的《多抗、優質夏玉米自交黃野四3,獲唐黃-17及雜交種冀單28號選育》1998年12月獲得國家科技進步三等獎;選育的《抗玉米矮花葉病自交系及雜交種冀單17號的選育與推廣》獲得國家星火三等獎;《多抗病品種唐抗5號的選育》不僅在河北省廣泛種植,而且在京、津、冀、山西、山西、新疆廣泛種植,當時在京津種植覆蓋率達70%以上,并獲得獲得河北省省長特別獎。她在不斷學習和實踐中總結經驗,先后撰寫了十六篇科技論文,分別在國內外刊物和學術會議在發表。

  張錦芬擔任科研和行政領導職務后,注重研究,加強管理,理順關系,很抓了以種子工程為主的體系建設等項目,加快了科研成果推廣應用速度,取得了顯著的社會效益。1998--2000年期間全所共獲得國家、省、市級成果24項,研究成果在全國推廣應用533.3萬公頃,共創社會效益12億多元。從事科研管理的1998--2000年,無論是這一階段獲得的成果數量還是推廣應用的社會效益都達到了唐山農業科學研究所有史以來的最高紀錄。在1999年全國693個農業科研院所科研實力評估排行第十三位。2000年被唐山市委和市政府授予科技創新先進單位。


七福神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