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創投機構:我們肯定會來中國 !
發表時間 2018-12-06 08:59 來源 網絡

  未來科技城, 是馬云夢想中創業的開端,也是杭州創業和投資最活躍的地區之一。

  這里除了有阿里巴巴之類的世界巨頭互聯網公司,還有人工智能小鎮、夢想小鎮、區塊鏈產業園、健康谷等大型產業園區聚集。

  這個月,阿里巴巴大本營一路之隔的EFC歐美金融城的英國中心(T2)即將交付,不僅成就了未來科技城220米新高,也撐起了未來科技城寫字樓的超甲身價。

  它除了象征著未來科技城的興起和發展,還見證著杭州的國際化腳步。

  “2011年,未來科技城的稅收只有11.7億元,到了2017年稅收已經達到了220.7億元,預計今年年底可以達到400億。”昨天下午,未來科技城(海創園)管委會人才和金融服務中心主任徐來瑩在EFC歐美金融城的“跨境科技投資生態論壇”分享到。

  徐來瑩表示,未來科技城共有35家公司被評為省級研發中心,其中貝達藥業和諾爾康分別獲得國家科技進步一等獎和二等獎。

  到未來科技城投資的,除了國內的創投機構,還有國際投資客。

  “你們的團隊里難道有愛因斯坦,居然還想在區塊鏈里加入AI?”美國知名創投500 Startups合伙人Bonnie Cheung,在分享2019年的趨勢時開玩笑道。Bonnie認為,WEB 3.0正在到來,有更很多的人才涌入這一領域。



未來科技城(海創園)管委會人才和金融服務中心主任徐來瑩

  從2016年、2017年的AI,到2017、2018年的Blockchain,她認為是AI和量子交易會是下一個風口。

  而這些,都是中國有潛力趕超世界的技術。

  過去40年,尤其是最近的10年,中國不僅在技術上去取得了巨大的突破,中國也成為了世界第二大經濟體。隨著電子商務、金融科技出海,中國企業甚至和歐美企業開始搶奪海外的市場份額。

  “印度、澳大利亞和新加坡等已成為了亞馬遜和阿里巴巴的關鍵爭奪地,因為那里是消費品的大市場。澳大利亞是阿里巴巴第三大海外市場,從中國買了很多的消費品。而且阿里巴巴與亞馬遜都試圖爭奪澳大利亞的市場。” 澳大利亞的Main Sequence創始人Bill Bartee分享道。



“跨境科技投資生態論壇”活動現場

  與此同時,對于海外項目來說,搶占中國市場,也逐漸成為一種潮流和趨勢。

  “創新可以不分國界,G5希望將有創新創造力且敢于冒險的野心家納入全球網絡。”G5董事長李麗分享道。

  但海外項目落地中國究竟有哪些問題需要注意?鋅財經采訪了來自澳大利亞的三位嘉賓,從政府、企業和機構的角度,探討海外企業如何進入中國。

  他們分別是新州就業辦國際事務及創投項目負責人Matthew Proft、澳洲創投機構Jelix創始人Andrea Gardiner和澳洲創投機構Blue Chilli創始人Sebastien Eckersley。

  中國和澳大利亞之間生態上的差異?為什么會選擇和G5合作?

  Matthew Proft:澳大利亞和中國國土面積大小接近,但澳大利亞一共有2500萬人,僅相當于上海一個城市的人口。由此,市場規模、消費者人數、創業團隊人數等不同,形成了兩國不同形態的創業形式。

  國際上有很多具有潛力、有價值的初創企業孵化項目。和G5合作,因為這個機構連接了中國和澳大利亞兩個大市場,可以營造出更多的投資機會。

  Andrea Gardiner:澳大利亞初創公司考慮更多的是美國市場,但最近越來越多的公司開始考慮到中國市場。這是我第一次來杭州,了解到杭州很多政策上的優點,很好地保護和孵化海外初創公司。

  今天通過G5了解到杭州政府的財政支持,感到很意外和驚喜。

  澳洲政府并沒有像中國政府這樣從財力上支持初創公司(與夢想小鎮對比),澳大利亞政府支持的初創企業,成長速度也不像中國這么快。

  Sebastien Eckersley: 有很多機構說自己是做跨境投資和孵化的,但其實說很多做很少。只有當你親眼看見機構把錢投到項目里,你才能相信他們是真的在做投資和孵化。我看到G5在成立后就在澳洲完成投資,讓我覺得他們值得相信。

  我們和G5的合作正在進行中,但是具體的細節還不方便透露,等到合適的時間會公布。

  澳大利亞進入中國市場的難處?

  Matthew Proft:澳大利亞企業對中國文化有很大的理解斷層。在中國,關系比市場更難懂,因為在中國要贏得好的投資機會,還需要和中國人建立良好的關系。

  同時對本土化的理解,也是他們的另一個難題。項目負責人需要重新定義和發掘當地的人消費行為習慣,并制定相應產品。

  事實上,中國人和澳大利亞人看待問題和解決問題的方式不同,這導致了兩國消費者可能需要不同的產品。

  Andrea Gardiner:信任是最大的問題,澳大利亞初創企業很擔心IP被盜取,因為在中國對IP的保護力度目前尚未具備說服澳大利亞的能力。

  同時,在中國找到值得信賴的伙伴很重要,但建立信任度是需要時間和精力的。

  還有語言、文化等差異也是難題。比如在澳大利亞給名片是一個非常自然和放松的行為。如果我要給你名片,我可能會放在桌上,然后告訴你這是我的名片。但在中國,遞名片是非常正式的。中國人交換名片需要用雙手遞出。

  再比如在上飛機之前,我的朋友告訴我,去中國要帶一些禮物,這些都是我們作為外國人和外國企業,需要學習和適應的。

  Sebastien Eckersley:現在澳大利亞每個行業幾乎都是寡頭壟斷,這使他們經常忽視變化、危機和機會的產生。而中國市場有更多的變化和不同的行情,每一個細分領域都可能有機會,這是澳大利亞企業需要思考的。

  澳大利亞的哪些產業和科技適合在中國發展?

  Matthew Proft:中國市場一直在變化,新一代中國人與上一代相比,對世界的認知,對消費的需求已經發生了改變。這點對澳大利亞企業來說很重要。

  Andrea Gardiner:我們投資的一家澳洲某初創公司給大疆無人機做降噪技術,這項技術在世界上是獨一無二的。大疆是全球最大的無人機生產公司之一,我們肯定要來中國考察。

  Sebastien Eckersley:澳大利亞初創企業的想法很適合在澳洲生長。但這些成長、壯大以及本地化進程的想法,并不一定適合巨大的中國市場。比如Fintech行業,兩國政策法律不同,發展前景就不一定相同。

  但也有共性的行業,比如健康、農業等,這意味著這些澳大利亞企業進入中國,就有更多機會。

七福神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