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時俱進,頂層規劃我國彩票行業發展
發表時間 2017-07-19 16:18 來源 本站原創

  ——訪北京師范大學中國彩票事業研究中心副主任陳海平

  提起彩票,也許每個人都不陌生,有人說它是一項慈善事業,利國利民;也有人說它就是一種賭博,會讓彩民成癮,無法自拔。關于彩票的起源,歷史久遠,可以追溯到16世紀的意大利,從古羅馬、古希臘開始,即有彩票開始發行。發展到今天,世界上已經有139個國家和地區發行彩票。我國從1987年開始發行彩票,經歷了近三十年的發展歷程,在推動公益事業方面發揮了重大作用。

  近年來,隨著移動手機和互聯網的發達,網民人數激增,通過互聯網銷售彩票取得了突飛猛進的發展,隨之帶來的是彩票網絡銷售的一些亂象,如何監管、規范互聯網銷售彩票成為突出的問題。與此同時,利用中國政府禁止賭博造成的市場空白,境外博彩也在瘋狂圍堵中國,肆意蠶食我國的彩票市場,導致我國大量的國民財富流向境外。我們該如何應對互聯網對彩票行業造成的沖擊,如何培植壯大本土的彩票企業以應對這些圍堵?以及怎樣客觀、全面地認識彩票的性質?如何解決人們的娛樂需求和成癮防范之間的矛盾?“問題彩民”該怎樣救助?彩票公益金的籌集、分配和使用情況存在哪些問題......帶著這些疑問,中國科技新聞網報記者于10月27日下午專訪了北京師范大學中國彩票事業研究中心副主任暨研究員、心理學院教師陳海平博士,帶你近距離感受他的人格魅力,聆聽他關于彩票行業發展的心聲。

  客觀認識彩票的多重屬性,科學應對互聯網沖擊

  陳海平的睿智、幽默,待人謙和,給記者留下了深刻印象。采訪持續了兩個多小時,他侃侃而談,關于彩票他仿佛有講不完的話,聲音沉穩有力,言語間透露著一種別樣的智慧與強烈的責任心。在充分肯定彩票行業高速發展取得巨大成就的同時,對于彩票行業發展中存在的問題,現行彩票發行銷售體制存在的弊端,彩票公益金透明度不足,以及互聯網銷售彩票反復關停、基本問題長期得不到解決,互聯網售彩企業難以獲得合法授權,存在虛假鏈接、欺詐、逃稅漏稅等現象,他感到痛心疾首,竭力想要改變這一現狀。從最初研究博彩行為的心理學轉為重點研究彩票行業發展及“問題彩民”,倡導彩民理性看待彩票,呼吁國家有關部門改變既往的彩票觀念,重視彩票行業繁榮發展背后的隱憂,制定相應的制度或政策以適應彩票行業發展的新常態。

  “彩票已經不是舊有的紙質形式,從一開始的有獎募捐,到后來正式發行的彩票,,到現在的電子彩票乃至互聯網游戲,彩票現在已經發展成為一個行業,不再是簡單的資金籌集,所以管理的思路就得改變。”陳海平說,“鑒于歷史和社會文化傳統的原因,我國把彩票和賭博對立,公安部說賭博是違法的,要嚴打,而民政部、國家體育總局說彩票是公益事業,是合法的,在力推。政府左右手互博,罔顧其實彩票和賭博性質上都是博彩的事實,罔顧彩票、賭博、博彩只是同一種事物不同名稱的現狀,造成執法的模糊地帶和公眾對博彩行為認知混亂的同時,也造成了當今彩票行業監管的困境和行業發展方向的疑惑。尷尬的是,國外都是把彩票和賭博歸之于博彩,結合旅游、電玩、娛樂、休閑以及文化等產業的發展,協同規劃博彩行業的發展,只有我國還囿于30年前的彩票觀念,把彩票從博彩里分離出來,說它是一項公益事業。”

  “應該看到,彩票本身不完全是公益的,之所以叫公益事業,是因為彩票籌來的錢有一部分用來做公益,公益性是根據資金的用途來界定的。如果按照這個邏輯,賣毒品賺的錢有一部分用以做公益,難道要叫公益毒品?何況彩票資金的大部分不是用來做公益。所以彩票發行者在宣傳上把自己弄得很難受。我國將彩票定位為一項公益事業,意味著提供的是一個公共產品,發行銷售機構的從業人員沒有太多的商業沖動,也不會有市場責任,只是按照領導意圖例行其事地籌集資金,彌補政府資金缺口。相應地,彩票發行和銷售的機構屬于事業單位,拿論資排輩的薪級工資而不是按照市場效益、服務品質拿報酬,可以不用關心先進技術的開發和國際市場的競爭。”陳海平說,“我們應該把彩票當做一件具有一定公共產品屬性的特殊商品,可以在政府宏觀控制的條件下進行市場化運作。彩票從業人員也要承擔市場責任,提高自己的業務水準,進行規范化管理。彩票的發行、銷售等一切都要考慮市場需求,利用市場機制促進富于娛樂性和文化性的彩票產品的開發,吸引更多的彩民購買,尤其是境外玩家的參與;要賦予相關彩票企業正式的市場主體資質,使之能夠進行長期的運營規劃,提高自己服務彩民、跟海外博彩公司競爭的能力,才能推動我國彩票行業轉型升級,快速健康地發展。”

  陳海平認為,彩票除了籌資、財富二次分配的功能,也具有娛樂性、刺激性以及可成癮性。僅僅把彩票定位為公益金的籌集,既限制了彩票發行部門的職能,解除了彩票發行部門促進行業發展、應對外來競爭、避免國民財富流失的責任,又綁住了彩票行業發展的手腳,限制了彩票產品的開發以及彩票行業與旅游、電子游戲、娛樂文化等產業協同發展的機會。

  在當今移動互聯網時代,彩票行業已經發生了很多變化。“《彩票管理條例》對紙質彩票只是定義為一個領獎憑證,而在虛擬的電子領域,彩票不只是過去一張紙的概念。傳統的方式打擊網絡賭博打擊不了,去年八部委把互聯網彩票銷售給禁止了,如今又在悄悄恢復了。這是因為基于銷量驅動的彩票對互聯網銷售渠道依賴很大,把互聯網彩票銷售停了之后,銷售機構就完不成銷售任務。地方用于公益事業的財政對彩票公益金是非常依賴的,也會有縱容銷售機構擴大銷量的沖動。彩票銷量的壓力大,銷售機構就會有沖破禁令的行為 。”

  “互聯網彩票銷售已經先后被禁了5次,但每次被禁以后又很快恢復了。目前的發展態勢很難說不會有第6次、第7次叫停。我認為互聯網彩票是趨勢,不但可以極大推動彩票行業發展,還可以截流一部分國民財富,防止因去國外賭博流到境外,因此不該一味禁掉,應該全面規劃互聯網彩票的發展,對一些優質彩票網站進行合法授權,制定相應的制度,進行規范化管理。”陳海平說。

  陳海平還說,幾乎每年的“兩會”都會有一些關于彩票的提案,多數是希望發行專項彩票。提出發行專項彩票的初衷是為了解決某一個領域發展資金的短缺問題,這是現實的需要,具有合理性。但是,彩票畢竟具有一定的稅的特性,不能無限增加,從發行監管、安全運營的角度看,也不能一有資金需求就發行一種彩票,要有底線。

七福神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