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議中國殯葬傳統文化的傳承與弘揚
發表時間 2017-11-27 09:40 來源 本站原創

  我們國家地大物博人口眾多,很多時候大家關注的更多的是人生前的民生福祉問題,對逝者的臨終關懷和善后保障關注度不高,特別是在新時代殯葬改革中如何傳承殯葬先進文化問題,關注度更低。近日《中國科技新聞網報》報社的記者多方奔走耳聞目睹結合十九大精神,跟蹤報道殯儀行業現狀和發展,現報道內容如下:

  一、如何傳承殯葬先進文化

  黨的十九大報告指出:深入挖掘中華優秀傳統文化蘊含的思想觀念、人文精神、道德規范,結合時代要求繼承創新,讓中華文化展現出永久魅力和時代風采,為今后傳承和弘揚我國傳統殯葬先進文化指明了方向。殯葬文化作為我國最深厚、最悠久、最燦爛的傳統文化,深刻影響著人們的意識形態、喪葬習俗習慣、道德行為規范,傳統殯葬理念在人們的思維中根深蒂固深植靈魂。千百年來,我國傳統喪葬文化基本成熟期定格在春秋戰國時代的百家爭鳴時期,其中儒家思想文化在殯葬活動中始終占據著主導地位,其他觀念也深刻影響著當代。儒家的孝禮觀,倡導“喪則哀,葬則敬,禮為用”,對待逝者要“死,葬之以禮,祭之以禮。”倡導在喪葬活動中要遵守禮制、流露哀傷、以情為重、情禮交融,提倡重情循理不厚葬。荀子進一步繼承了儒家思想,在《荀子·禮論》中提出“禮者,謹焚治生死者也。生,人之始也;死,人之終也;終始俱善,人道畢矣。故君子敬始而慎終,終始如一,是君子之道,禮義之文也。”提倡終始俱善、敬始而慎終,主張“哀夫敬夫,事死如事生,事亡如事存”的薄葬觀。以老莊為代表的道家樂死觀,起源于它的齊生死的哲學觀,也主張喪葬應趨儉和薄葬,和儒家思想并不沖突。縱觀我國殯葬文化發展史,厚養薄葬是主旋律。目前,我國已進入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建設新時代,社會上仍然難以有效根除落后的喪葬陋俗觀念,有些地方重殮厚葬之風盛行,盲目攀比、奢侈浪費現象滋生蔓延,是人們沒有認識到我國傳統殯葬文化思想精髓和殯葬改革的時代需要。其實,就人去世后的安葬問題,兩千年以前墨子在《墨子·節葬》篇就鮮明提出“葬也者,藏也,慈親孝子之所慎也。”提出了人去世后安葬的本質是把遺體埋藏起來,父母、子女應謹慎對待,不馬虎。對厚葬之風,墨子就進行了深刻的針砭,他認為“愈侈其葬,則心非為乎死者慮也,生者以相矜尚也。侈靡者以為榮,儉節者以為陋,不以便死為故,而徒以生者之誹譽為備”,尖銳地批評重殮厚葬的人,認為他們的心中不是為了死者考慮,是活著的人互相崇尚奢華和攀比;是以侈靡為榮、以節儉為恥,不是慎終追遠,而是沽名釣譽。《墨子·節葬》的論述對我國部分地區目前存在的盲目攀比、奢侈浪費的喪葬陋俗現象的成因,對新時代深化殯葬改革具有很好的借鑒意義和現實意義。我們要認真學習和深刻領會十九大報告指出的“文化是一個國家、一個民族的靈魂。文化興國運興,文化強民族強”的深刻內涵和精神實質,把我國傳統的優秀的“厚養薄葬”、“慎終追遠”、“孝禮觀”、“齊生死哲學觀”等殯葬先進文化傳承好、弘揚好、發展好。

  二、在新時代殯葬改革中傳承弘揚殯葬先進文化的思路

  習近平總書記高度重視中華傳統文化的傳承發展,多次強調“培育和弘揚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必須立足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十九大指出:推動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創造性轉化、創新性發展,繼承革命文化,發展社會主義先進文化,不忘本來、吸收外來、面向未來,更好構筑中國精神、中國價值、中國力量,為人民提供精神指引。殯葬業作為最古老的民生福祉事業,事關國家社會穩定、社會習俗風尚、生態文明進步、文化傳承弘揚,事關黨風政風民風,肩負時代使命與時俱進,事關民生之利、民生之憂。殯葬活動蘊含著敬祖、盡孝、家和等豐富的倫理觀和價值觀,有的還上升到對國家倫理的認同、民族凝聚力的增強,在培育和弘揚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方面能夠發揮正能量。在新時代殯葬改革過程中,弘揚殯葬先進文化,必須以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為指導,貫徹黃樹賢部長今年10月份在全國殯葬工作座談會上的講話精神,傳承殯葬傳統文化中先進、優秀的部分,摒棄落后的、封建的部分。只有堅持以人民為中心,才能創造出人民群眾喜聞樂見的弘揚我國傳統的殯葬先進文化;只有堅持全面深化殯葬改革,才能形成創新傳統殯葬文化的氛圍,煥發殯葬先進文化魅力;只有堅持新發展理念,才能在殯葬事業發展中挖掘出殯葬傳統文化中先進優秀的部分;只有堅持在發展中保障和改善民生,才能創新出對逝者的臨終關懷人文文化和善后保障的制度性安排;只有堅持中國文化自信,才能推進殯葬先進文化為新時代殯葬事業發展服務,為“一帶一路”國家戰略服務;只有堅持實踐的理念,才能譜寫出與殯葬行為道德規范相融合的思想精深、藝術精湛、制作精良的題材創作,才能獲得人民群眾對深化殯葬改革的認同動力。

七福神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