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存浩院士:無悔的付出最美麗
發表時間 2017-07-03 15:14 來源 未知

  年過80的中國科學院院士張存浩,接受采訪時剛剛從天津趕回北京,他沒有為記者在其緊張的日程中執意加入這段“插曲”感到不快,而是在采訪前后,反復向記者致歉:“最近日程太緊,真是抱歉,讓你在周末加班了。”

  國家需要是他科研的主題

  張存浩1928年生于天津,1947年獲得中央大學化學工程學士學位,1948年赴美國,先入愛荷華大學、后轉入密歇根大學留學。按照他本人和家人共同的計劃,他本應在獲得博士學位后回國。然而,就在1950年,他剛剛獲得化學工程碩士學位的時候,朝鮮戰爭打響了。面對緊張的中美關系,張存浩不得不重新權衡自己的留學計劃。

  除了異鄉越來越濃厚的敵意讓人不快,他最擔心的是,如果局面持續惡化,自己什么時候才能回到祖國。為了早日實現報效祖國的理想,他在獲得碩士學位后,毅然放棄了在美國繼續深造的機會,投身到建設新中國的熱潮中。

  1950年,張存浩回國后不久,一個偶然的機會下參觀了大連化物所。大連有許多當時在國際上都屬于精良的先進設備,并且正在開展先進的研究項目,于是他決定在這里工作。

  1951年春他謝絕了包括北京大學在內的4所京區高校和研究所的邀請,辭別了家人,來到大連,正式開始了他報效祖國的科研人生。

  回顧60年的科研經歷,張存浩將它分為5個階段,從上世紀80年代前,每10年為一個階段,每個階段,他的研究方向不盡相同,而其中有個共同目標:為了滿足國家需求。

  上世紀50年代,中國只在玉門有很小的油田,石油資源十分緊張,再加上西方國家的全面封鎖,燃油形勢十分緊張,剛剛被分配到“燃料第一研究室”工作的張存浩,毅然接受了大化所時任所長張大煜交下的任務,投身于水煤氣合成液體的研究中。

  到了上世紀60年代,國際形勢激化,迫使中國獨立自主地發展國防技術。于是張存浩又迅速轉向火箭推進劑的研究。張存浩回憶,當時這方面資料少,國內以往的積累不足,“我們幾乎是從頭做起,非常艱難”。然而這項工作受到了周恩來、陳毅的高度期許:“這是對我們外交工作的支撐。”

  從上世紀70年代至90年代的20多年中,張存浩的科研工作主要集中在強激光領域的研究。回首當年,張存浩說:“搞激光比搞火箭推進劑還難。”這是一個全新的前沿高技術,又是一個交叉科學,在當時那種一無資料,二無設備的情況下,起步的確非常艱難。在這種情況下,為了完成國家任務,張存浩再次“改行”。

  非主語式的人生敘事

  有人問過張存浩:“你回國后,做了這么多任務性科研,沒有關注過自己的科學興趣,后悔嗎?”張存浩說:“不后悔,我回國,就是為了報效祖國。”回首60多年的科研經歷,張存浩說,青年時代也有過自己的科研理想,然而也是從那時開始,“我為自己樹立的最大的科研人生理想,就是國家”。

  作為中國分子化學反應動力學、化學激光與激發態化學重要奠基人,張存浩認為科學是一個充滿驚奇與驚喜的世界,他對自己的評價:是一個有激情的人。然而當應記者請求,講述一個讓他激動的故事時,這居然是一個“別人”的故事。

  有一種光譜很特別,大家都很想探尋其中的奧秘,一次一個比他小6歲的同行,忽然想出了一個理論,并用實驗證實了。張存浩說:“我當時真是高興極了。”

  在采訪中,張存浩的敘述方式,讓記者忽然想起了一個詞——“非主語”。盡管這是對他本人人生經歷的專訪,但他時不時就把話語引向了“他人”。

  1986~1990年張存浩出任中國科學院大連化學物理研究所所長,開始了“科研管理一肩挑”的學術生涯。熟悉他的人,在講述這段經歷時,凸顯了一個不常見的特質。盡管他身為領導、又是項目負責人,在整體研究中發揮著領頭雁的作用,而在發表學術文章甚至上報科技獎勵時,他從來都是把站在研究第一線的同事們的名字放在自己前面,他說:“我的貢獻不如年輕人大。”

  說起他在面對困難任務的信心時,張存浩說:“從一開始我就覺得我們的科研隊伍了不起。”因此國外能做的,我們通過努力一樣能做到,“每當看到一起工作的同事,我就充滿信心”。

  張存浩于1991~1999年任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委員會主任,其間,在他的倡議下設立了“國家杰出青年基金”。這項基金的設立,一直受到科學界的交口稱譽,談起這個舉措,張存浩再次把貢獻歸于他人:“我不過是把幾個人的想法綜合了一下,正式提交上去。”

  在采訪的過程中,張存浩一度陷入回憶,沉默片刻后,他面露微笑說:“回顧幾十年的學術生涯,我常常想起那些共同工作的技術人員,他們得到的榮譽少、待遇低,但沒有他們協助,也就無法取得科研的成功,一想起他們,我就覺得特別感激,我忘不了他們。”

  恒久不變的是奉獻

  一生都在圍繞國家需求搞科研的張存浩說,時代發展了,應該在“國家需求”與“自由探索”間找到一個比例的平衡,鼓勵“自由探索”,但科學從來就不是盲目的。

  張存浩認為,傳承了400多年的現代科學,從哥白尼、伽利略等科學先驅身上代代流傳下來的精神中,最可貴、最值得當代中國科學家借鑒的,就是“科研誠信”。

  談起我國的精神傳統,張存浩說:“像王淦昌這樣的老科學家,隱姓埋名很多年,真是把國家的事當成自己的事,為中國科學界樹立了榜樣。”

  干工作不能光講價錢,這是張存浩從比自己更年長的老一輩科學家身上學到的美德,他說,這也是最值得年輕一代發揚光大的傳統。

  張存浩說:“我想現在的年輕人里,愛國主義大家都是應該無條件接受的。我們國家在黨的領導下飛速發展,這點大家應該有一致的認識。在若干年前,也就是改革開放開始的時候,我也有些迷茫。”

  “我也是在科研工作中,逐漸建立了比較完整的人格。我們是在實踐當中克服了很多障礙和困難,總結了很多經驗,一點點成長起來,我們走的路也不能說是很平坦的。年輕一代,也要準備克服一些比較大的困難……”

  人物介紹

  張存浩,中科院院士、化學家。1928年生于天津,1948年赴美留學,在愛阿華州化學系讀研究生。1950年獲美國密歇根大學碩士學位,后毅然放棄攻讀博士學位的機會和優越的工作、生活條件,于當年10月返國。先后任中國科學院大連化學物理所副研究員、研究員、副所長、所長。

  1980年當選為中國科學院院士,1981年被聘為國務院學位委員會學科評議組成員,1998年選為國務院學位委員會委員。1984年當選為中科院化學部常委。1992年當選為第三世界科學院院士。曾任中科院化學部副主任、主任,中科院主席團成員,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委員會主任。

  (中國科技網)

七福神游戏